许长安.

许君一生系长安.

脸大的能下海跟鳗鱼一起摇摆了!怎么会有这种臭不要脸的人!

夹子不是夹子:

[挂人]
占tag致歉

盗了 @醋溜土豆丝儿🍃 太太的文

评论被删了
私信她设置了不接收

和亲友一起自定义,费劲千辛万苦才拍好的一张。你能体会到刚找好一个角度,人就挣扎下来的感受吗?在教堂里激烈追逐三百回合,太皮了真是...

【双玄】雨落

——一个小脑洞,题目乱想的,文不对题系列,时间线为青玄来到皇城后发生的事,短小且ooc,不喜勿喷。

又是一年清明,师青玄提着一篮黄纸一瘸一拐地来到后山上坟。

“哥,我现在过得可好了,你不用再担心我了。我现在可是丐帮头头了,怎么样厉害吧!今天我还讨到了三个鸡腿呢哈哈哈哈。哥,你在那边过得好吗?其实...其实我还挺想你的...哎呀那个要下雨了,哥我下次再来看你。”师青玄起身揉揉发红的眼眶,拎着篮子往回走。

但没走多久原本便阴云密布的天就开始落雨,豆大雨珠砸在人身上真是生疼。淋雨肯定要发烧,这种天可不能生病。想到这里师青玄不由得加快了脚步,脚下却是一滑。

“完了,这下要摔个狗啃泥了。”师青玄闭眼想道。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未来临,而且雨似乎也停了。

“你想在我怀里赖多久?”

这个声音!一睁眼果然是贺玄。

“哈哈哈哈哈好巧啊,人间这么大我们都能碰上。贺公子你该不会是特意过来看我的吧哈哈哈哈哈,不是我我我开个玩笑哈哈哈哈哈。”说完这话青玄就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,自己怎么这么自作多情,这张嘴真是!

原本自己是想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,没想到这下倒是使气氛更尬了。

“...我只是碰巧路过。”贺玄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波澜。

“我知道我知道哈哈哈哈哈哈,我我我先走了。”

“等等,伞给你。”贺玄说完便把伞递到师青玄手中,转身就走。

“贺公子雨很大,你不用伞没事吗?”

“你见过怕雨的鬼王?还有,叫我贺玄。”明明语气里满是不快,可刚刚贺玄似乎是笑了。

“大抵是自己的错觉吧。”正想着一抬头才发现贺玄已走出老远,只伞柄上还留着些许余温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可爱w
现在是黑水大佬的精分小剧场时间:
师青玄:贺公子雨很大,你不用伞没事吗?
贺玄内心OS:卧槽这是媳妇在关心我啊啊啊好开心旋转跳跃我闭着眼!媳妇会疼人了哎妈呀我媳妇怎么能这么好!
然而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,黑水大佬你这样口嫌体正直真的好么?(被打)